广告位
乐评:王杰--宿世的无奈《音像世界》/2003
来源: 作者:孤军行更新时间:2011-12-10 19:06:09 点击:1212 次   评论:0
文章简介或广告
记得当年王杰以一种“悲情歌手”的形象出现时,曾有这样一个词组来概括他:昨日的浪子,今日的巨星,明日的传奇。如今距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最初的声音已过去十多年,已经到了其时所说的“明日”,而王杰终究没能成为“传奇”。惟一不变的,是他依然还在唱歌,甚至,依然还在唱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。只是,歌中平添的沧桑,已经不再如当年的无奈与悲凉来得那么撕心裂肺感人肺腑。 久未露面的王杰,在“非典”阴云笼罩神州大地的时节,推出了这张新歌加经典重唱专辑《爱我的我爱的王杰》。虽然长发加上胡茬的王杰沧桑依旧,虽然早已不是当年不羁的“浪子”,但40岁的王杰依然有他的独特魅力,或许,这一次,他要重新来过。在这套双张专辑中,一张是“爱王杰的”,收录的是王杰重新演唱的他出道16年来的传唱之作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、《忘了你忘了我》、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》、《她的背影》、《惦记这一些》、《安妮》、《为了爱梦一生》等;另一张是“王杰爱的”,选取的是王杰所喜爱的别人的作品,包括齐秦的《大约在冬季》、姜育恒的《跟往事干杯》、黄大炜的《你把我灌醉》、陈盈洁的《海海人生》等。毋庸置疑,让人听来最有感觉的,仍是那些记忆中的老歌,那些十多年前的旧作,王杰再次唱来,声音中少了当年的尖利,细微的沙哑之中,流泻出一种沧桑与岁月的味道。 王杰出第一张专辑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是在1987年,但一般意义上讲,会将他归类为“八八歌手”之列。1988年,那个属于记忆中的经典年代,那也是台湾歌坛迄今为止最辉煌、最百花齐放、最多人才涌现的时候:郑智化、赵传、黄舒骏、陈升、张雨生、伍思凯、高明骏、曲佑良、方季惟……他们中的一些人至今还在歌坛坚守,另一些人则已离开,甚至去了天堂。但无论怎样,他们的歌就像一个个印记一样,烙在了我们的脑海中,不可磨灭。而同一时期的内地,1989年,一位叫做海子的年轻诗人在山海关卧轨自杀,他的诗句“阳光打在脸上”成为一代青年知识分子理想主义的最佳写照。——也许这就是所谓的“宿世的无奈”吧,当记忆的列车拖着你向回走,会发现最大的欢乐与失落,就在一线之间浮颤。 王杰的歌声在房间里飘荡的时候,北京仍在“非典”的非常时期。看不到“阳光打在脸上”的理想主义光芒,更体会不到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豁然。而此刻的深夜,窗外正飘着绵绵细雨。瑞典电影大师伯格曼曾用过“呼喊与细雨”这样的词组,后来余华也用过“在细雨中呼喊”作为小说的名字,在暴雨中呼喊始终是无济于事的,那么,在细雨中呢?细雨中的呼喊,会有声响和回声吗?我无法找到俗世的投救,只好细细咀嚼“呼喊”与“细雨”这两个词语的深意。 文/王磊[原载于《音像世界》/2003]
责任编辑:孤军行

上一篇王杰《别了疯子》乐评
下一篇陈志远与王杰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孤军行    好评:0 人气:1123
如果说1988年是齐秦的天下,那么1989年,在齐秦风头强劲的时候,有个声音突然冒了..
孤军行    好评:0 人气:1305
要说我多能听懂王杰的歌,多能理解大多数中年大叔内心的忧郁和苍凉,那我绝对是在..
孤军行    好评:0 人气:1462
王杰《别了疯子》香港专业乐评 继2005年底的《苏醒》後,近年自愿/被逼回到国语市..
孤军行    好评:0 人气:1123
如果说1988年是齐秦的天下,那么1989年,在齐秦风头强劲的时候,有个声音突然冒了..
孤军行    好评:0 人气:1305
要说我多能听懂王杰的歌,多能理解大多数中年大叔内心的忧郁和苍凉,那我绝对是在..
孤军行    好评:0 人气:1462
王杰《别了疯子》香港专业乐评 继2005年底的《苏醒》後,近年自愿/被逼回到国语市..